第二十一章工具完成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二十一章工具完成

三姐出嫁以后,我的生活又恢复到从前的节奏,除了上学其他的时间都在大药庐里帮忙。 这天从尚书房回来后,端木莲便捧着个大盒子来找我,“公主,这是你上次给的图纸做出的东西。”说完便把盒子放在我的书桌上。 我将盒子上的锁眼打开,翻开盒盖,便看到躺在里面的东西,伸手将他们一一拿出。手术刀,手术钳,捏子,缝合针,不仅做工精细,而且还在手术刀,手术钳和镊子上雕了些花纹,不由赞叹到:“真是精妙绝伦,独具匠心啊!” “那是自然。” 端木莲自豪的说。 “那我可得见见这位老先生,当面对他表示感谢。” “老先生!呵呵,那人要是知道你这么叫他,连估计脸都要要气绿了。”他突然忍不住笑到。 我纳闷,“难道做这个的是位老太太?” 他忍住笑摇头。 “不至于是个年轻人吧,那手艺没个一二十年肯定不行的。” 他收住笑正色道:“一二十年的手艺虽不到,可是人的确是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 “谁?” “因为此人身份特殊,所以请公主恕属下不能告知” “这么神秘,算了我也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 “那属下告退” 点点头,端木莲便退了出去。 抱起盒子便向大药庐走去,进了门左看右看都不见上官翼,问了药童才知道他在房间里,于是便抱着盒子向他房间走去。 敲敲门,“阿翼,是我,你在吗?” 门被打开,他站在门口问我:“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吃饭了吗?”  没回答他,径直进了屋,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回头发现他还在门口站着,“愣在那里干嘛快过来啊,我有东西给你看。” 把东西从盒子里掏出,他已经站在我身边,看着桌上的东西问我:“这些是干什么用的?”看到手术用具他惊奇的问道。 “这些可是做手术用的。” “何为手术” “就是有点类似解刨,不过这个解刨完还要缝起来。” 他看起来还是有些疑惑,我就耐心解释道:“举个例子,一个孕妇将要临盆,可是难产啊,于是就可以用这个手术刀,将她的肚皮切开,然后将孩子抱出,再将她的肚子完好无损的缝好就是了。” 他听完后有些难以置信,“这不是刨腹取子吗?那产妇不是会死。” “当然不会只要在无菌环境下进行,大人和小孩都可保住,哦还要有麻醉药,不然产妇也会疼死。” 他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那不是以后可以救很多产妇了。” 我赶紧提醒他,“不行,现在医疗条件差,不能很好处理细菌,做了手术患者会受感染,死的更快,这些东西处理些小的伤口还行。” “那真是可惜,不过有这些总比没有的好,你能教我怎么用吗?” “当然可以。”然后就开始为他讲解用方,后来让他找来快猪肉来练习。没想到上官翼手那么巧,缝合练得比我以前好多了。 “咕噜~”啊,肚子不争气的响了。 他听到后,放下手里的手术钳和镊子,“你饿了吧,都怪我忘了你没吃饭就跑来了,要不我们现在去吃饭。” 顾不得丢脸,举着手赞成,“好好好,我饿的刚才看到生猪肉都想咬一口了。” 他听了有些责怪我,“那你怎么不早说。” 委屈噘嘴“我不是看你练得正起劲不想打扰你嘛。” 他宠溺的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你啊”拉着我的手向外走去,“你不是想吃猪肉吗?现在就去吃。” “好喂” 他拉着我走在喧闹的街头,引来不少人的瞩目,男的羡慕女的妒忌,梁国民风相对比较开放,向我们这样手拉手走在街上也不算少数,来到一个用帐篷支起的街边摊前,年过七旬的老人随年纪大但是手脚却很利索,看到我们便打招呼,“哎呀翼公子来吃混沌啊 ” 他笑着回答说:“福伯,来两碗鸡汤混沌。”  然后拉着我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我环顾四周看向他,“你经常来这里吗?” 他一边给我清理杯子一边说道:“也不算经常,只是有时看诊的人太多,错过午饭就来这里,不过这里的混沌可是特别正宗的,保你吃了还想了。”将水放到我跟前。 一杯茶下肚,福伯已经把一碗混沌端过来放在我们面前,上官翼把混沌推到我前面,“快吃吧,小心烫。” 用勺子搅了搅舀起一个放在嘴边吹吹,然后一口咬下,眯着眼睛赞道:“ 表皮丝滑,肉质鲜美,真是太好吃了。”  “我没骗你吧。”他的混沌也被端过来。 我一个接一个直到把汤也喝的差不多才放下勺子,扶着肚皮满足的说:“哎呀好饱啊。” “上官翼放下勺子看着我说:“那要不要到处走走消消食。” “好主意。” 付完钱我们就到栈河边,沿着河边的草地慢慢走,傍晚的风光恬静而优美,微风吹拂河边的杨柳,带起片片如雪花一样的柳絮,趁着晚霞煞是好看。河面上游着几只鸭子,自由自在傻傻惹人爱。走累了便席地而坐,望着夕阳,听着鸭叫。 “真是轻松自在啊,以后我一定要在靠河的地方建个房子。” 他听了朝我看来,“为什么。” “在河边建房,春天就可以像这样在河边漫步,累了就躺在草地上歇歇;夏天可以在河里洗澡,晚上躺在这边数星星;等到秋天了可以在河里钓鱼,然后生一堆篝火烤鱼吃;冬天等河水结了冰还能在上面滑冰呢。” “的确是让人憧憬,可是你真的能这么悠闲的生活吗?” “怎么不能,现在太平盛世,我怎么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母皇她不会拦着我的,等我及笄过后,我就四处走走找一片漂亮的地方,安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家,哎呀光是想想就很激动呢。” “希望如此,等你安好家一定让我参观一下” “那是一定。”凑近他,“到时我也给你留个房间,你来了还可以住几天呢。”  “好,我可记住了,到时你可别嫌烦。” “谁嫌烦谁是小狗。” 没想到我这小小地憧憬,却真的成为现实,最后在靠河的地方安了一座大宅,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