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相亲宴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二十三章相亲宴

二姐自从对父后说了五哥的事后,父后便同元妃商定,请了王公贵族适龄的儿女来宫中参加晚宴,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次宴会的目的,其实就是为皇子公主择亲。于是我也就来凑个热闹了。 未央宫灯火通明,院子中从下午开始便聚集不少公子小姐,我和四姐还有上官云珠一人拿个蒲扇,在花园里乘凉,没好气的撇眼四姐,“我说四姐,人家云珠姐姐有五哥自然不用凑热闹,我年龄小够不着,你个单身贵族怎么也学我们躲在这里找清净啊。” “你们不去,我也就不想凑热闹了,多孤单啊。”她还有理了。 上官云珠提议,“要不我们陪阿婉去吧,自己去却是有些孤单。” “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三人便向大殿走去,一进门便感受到几道目光向这边投来,看来这四姐和上官云珠魅力不小啊,大家都是随意坐着,谁要是准备了才艺表演便可在中央的台子上表演,我们进来时正瞧见一位身着孔雀舞衣跳舞的小姐,在台上跳舞,舞姿轻盈,偏弱惊鸿,引来台下众公子的倾慕,一支舞完台下掌声一片。 只听有太监唱到:“女皇驾到,国师驾到。” 众人从座位上起身向母皇及国师行礼。 “都起来吧,朕和国师随便看看你们继续。” 母皇在父后身旁落座,有宫女为国师在母皇下首加了个位置。 我这时方才抬头向国师望去,不看不知道,这一看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这国师的形象真和活佛济公有的一拼,只不过人家着破和尚袍,他着破道袍,不禁汗颜这国师有那么穷吗? 母皇向我招招手,“敏儿你过来,见过国师。” 我走上前恭敬的向国师行礼,“敏儿见过国师。” 他屡屡嘴巴下的山羊胡子,“哎呀想不到小公主都长这么大了,我刚云游去时,他才和我腰一般高呢,不错不错。” “可不是,您云游时敏儿才四岁大。”父后打趣到。 “来来来,坐到我老道身边,让我老道好好看看。” 我有点难为的看向母皇,她点头意识我过去。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只觉得被这老头看着真有点慎得慌。宫女在他旁边为我加一个坐垫,我啪的一声坐下,有中视死如归的气势。可是等半天不见他与我说话,我便继续看台上表演。 他突然凑近我用只有我俩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伊人来自未来。” 我顿时惊得一身冷汗,连台上的人在干什么都注意不到了。 他继续说:“不过你放心,吾不会告知他人。” 我顿时输了口气,“那就多谢国师,” “不过”心顿时一紧“你要替那位完成她的使命。” 那位难道是叶莹敏,“国师说的使命是?” “娶到自己命格之人。” “怎么娶啊,叶莹敏说四个你说六个,到底让我听谁的。” 他屡着山羊胡,“难道我算错了?你等等。”说完右手开始掐指一算。“噢~原来如此,你的命格有四位,还有两位则是你的有缘人。” 我疑惑,“这怎么说?”  “哈哈哈,天机不可泄露。”干脆捋着胡须把眼睛也闭上了。 这个臭老头和我玩神秘,真是说了等于没说嘛。算了不想了,干脆看表演。此时台上正有一位青衣男子吹箫,曲子虽婉转动听,却有失神韵, 仔细瞧这位公子,容貌俊美气质极佳,眉眼之间却有一丝熟悉感,可是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这时母皇突然问道:“这是哪家公子?”  父后回到:“是郭尚书之子郭阜南,这孩子风姿卓越一表人才,配咱们婉儿合适不过,鸣弟你觉得怎样。”回头看向元妃,发现元妃正愣愣的看着郭阜南,便推推他。 元妃这才回神脸上露出笑容说:“我觉得甚是不错,阿镜你觉得合适吗?” 母皇往四姐坐的位置望望回头说:“只是不知道婉儿可中意。” “她准中意,你要赐婚可要连阿彦的一块儿赐了。”元妃显得有些急切。 “怎么阿彦的你们也物色好了?” 父后低首轻笑,“什么我们物色的,人家阿彦可比婉儿强,自己都物色好了。” “噢,是哪家小姐。” 父后和元妃对视一眼,“是上官家的。” “哪个上官家的。”母皇疑惑。 元妃笑道:“还有哪个上官家,上官丞相家的云珠呗。” 母皇听了有些忍俊不禁,“没想到我儿子这么威武,竟然能拿下上官那头犟驴的女儿啊。” “那可不,要不是前几天萍儿提起,我都不知道咱们彦儿本事这么大呢。”说完朝元妃眨眨眼。  “那过几日就给他们赐婚吧,正好敏儿也快生日了,就一起热闹热闹。” “这倒是个好主意。” 宴会一结束就跑到四姐和上官云珠面前炫耀:“你们猜我都听到什么了?” “快说说。”上官云珠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当然是你们的婚事喽,母皇已经准备赐婚了。” “真的,我去告诉阿彦去,你们等我一会儿。” 我便拉着四姐往花园里的亭子走去,虽然是夏季好在晚上不太热,花园种了不少驱蚊的薄荷草,到处弥漫着薄荷的香气,甚是清凉好闻。 四姐坐在回廊边看着我,“说吧。” 我左右看看,凑近她,“听母皇的意思是想你迎娶郭尚书之子郭阜南。” “是他?” 她陷入沉思。 “你要不愿意,去和母皇说说,反正又没赐婚。” “谁说我不同意”她眼睛恢复神采“不瞒小妹我对那位郭公子也是有好感的。” “这就好,我还担心你不中意呢。” 她站起身,“小妹我到父妃那里去去,你不用等我。” “那行吧,我等云珠姐姐一起回去。”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