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物理疗法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二十六章物理疗法

抬头看到一个妇人怀里抱着个七八个月婴儿,正焦急的朝大门跑来。 我赶紧迎上看看孩子,孩子估计是哭累了在妇人怀里抽搭,脸色潮红,像是发烧了,就问妇人:“孩子这是怎么了。” 谁知那妇人立马给我跪下来,“大夫求您救救我的孩子,他从昨晚开始高烧不退,我跑好几个医馆他们都说治不了,求求大夫。” 赶紧将她扶起来,“你先起来,先把孩子抱进去我们看看。” 然后向旁边吩咐到,“去请阿翼过来。” 扶着那位妇人进了内厅,上官翼也赶到了,他接过孩子用手扒扒孩子的眼,然后开始号脉。 号完脉后对妇人说:“孩子应该是内火过大引起高烧不退,如今只能先让孩子退烧了。”然后看向我,“敏儿你觉得呢。” “我赞成,东鹏你吩咐下去,先烧些热水。” 又对上官翼说:“你开些降火的药先熬着。” 他听了有些疑惑的说:“现在吃药恐怕不管用。” “谁说我是让他吃的,你先熬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他虽疑惑不过还是照做了。 不一会儿热水就烧好了,我让他们找个盆子把水倒进去,加冷水调好温度后开始脱孩子的衣服。 “你这是做什么。”那妇人一看就要拦住我。 我耐心劝说道:“大姐孩子现在高烧不退只有洗澡能让他发汗了,水蒸发可以带走他身上的热量,孩子身上温度就降下来了。” 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不过也没再拦着我了,将脱光的孩子放入水中以后,用手开始在他身上按摩使他放松,孩子估计是被我按摩的舒服了,正瞪着两个圆圆的眼睛瞅着我,开始用手拍打着水玩,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那妇人看了也高兴起来,笑着对我说:“呀看来是有效果,卓儿看起来有精神了。” 那是一定的,物理降温嘛,再者哪个娃娃不喜欢玩水啊,一见到水也会精神些的。 这时门被打开,上官翼和端着药的东鹏走了进来,“敏儿药熬好了。” 接过药开始喂,小家伙也是挺配合,一点一点的喝进去,我们都高兴起来,谁知不到半盏茶时间,孩子就将药连同胃里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来。 妇人满眼心疼的直说:“哎呀心肝儿啊,这是怎么了?。” 我拍拍她安慰道:“别太担心,孩子或许也有些消化不良,这很正常。” 吃又吃不进去,要想达到药效,看来只能灌肠了。 转脸对东鹏说:“去把你玩的水枪洗净拿来,再将厨房用的香油倒一小碟来。” 他领了令赶紧去办,没多久就赶回来了。接过他手里的水枪,把药吸进去,在枪头上熏了点油,然后让夫人将孩子擦干包好,接过孩子让他趴在我腿上,在孩子肛门上用香油先按摩一下,等他放松了把水枪头轻轻塞进他的肛门一点,顿时小家伙开始大哭起来,我赶紧将药推进去,拔出来,他才止住哭。哎呀,小家伙以后肯定是直男吶! 回头对妇人说:“他一会儿可能会大解。” 妇人接过孩子把起屎来,不多时就听到“卟卟~~” 的声响,屋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臭味。  用手揉揉他的头,“不错不错,小家伙挺给力嘛。” 只要拉出屎,烧应该马上推下了。 上官翼看了直夸赞我 :“敏儿你真行,这样的办法你都能想到。” “虽然是退热了,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过一个时辰还要罐一次肠。”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他赞同的点点头,“说的也是,东鹏你再去多熬点药来。” 有反复为小家伙罐几次肠,小家伙的烧总算是退下去了。忙完了从厅里出来才发现已经是半夜三更了,妇人和孩子被等在外面的家人接走,走的时候千恩万谢,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