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围场有虎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二十九章围场有虎

在林子周围来了回回转了一会儿收获颇丰,我们觉定开始回去。 虽然骑着马,身上还是流了不少的汗,真想先找地方歇歇脚,便向端木莲问道,“阿莲,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歇脚吗?” 端木莲想了一会儿遥遥头,问诸葛楠,“诸葛你可知道?” “我还真知道,离这里不远处有一个小溪流,在那里歇息最好不过。” “那太好了,我们快走吧,我快热死了。” 在诸葛楠的带领下,我们来到那个小溪边,将马交给端木莲我迫不及待地向小溪跑去。 来到溪边,我对下身去,捧一捧水泼在脸上顿时清爽无比,干脆将鞋子一脱站在溪水里,水位不高,正好莫过脚踝,看看太阳应该过了正午了 ,也难怪这么热。 我回头发现诸葛楠拿着两个水壶正愣愣的看着我 ,便问道,“怎么了?” 被我一问他低首一笑,“没什麽。”向我走来递给我一壶水。 我接过喝了两口拿在手里,“我知道你笑什么。” “噢,那你说说我在笑什么。” 我白他一眼,“你笑我没有公主的样子。” 他听完眼里的笑加深,“你说的没错。” “切” 回头不看他。 端木莲走过来,“公主诸葛他不是这个意思,他……” “救命啊,快来人。”四四姐在呼救。 我扔了手中的水壶拔腿翻上马向声音的方向跑去,端木莲和诸葛楠也相续跟来,呼救的声音离这里不远,转眼就看到四姐。 “四姐” 我跑向她。 她一看是我,立马向我吼道,“快回去,这里有老虎,快。” 我这才看清她怀里抱着四姐夫,他脸色苍白紧抿着嘴巴,微闭眼睛皱着眉头,身上的衣服一看便是被什么东西撕扯过,衣服下面是狰狞的伤口。 “吼~” 一只大白老虎突然从树林深处窜出,我赶紧向它射箭,那虎立马瞪向我,朝我扑来。 “小妹~~” 我闭上眼睛,时间仿佛静止,我睁眼一看,原来端木莲正翻身骑在老虎身上用拳头招呼它的脸,诸葛楠正用佩剑去刺向老虎奈何找不到时机,我翻身下马,将弓拉满对着老虎只等实机,老虎往后一掀便将端木莲甩下身,要朝他扑去,我赶紧射箭,它看到我后扑着张开嘴向我吼叫,我冷笑一声将箭射向它口中,便见它直着身子从半空中直直摔下来。 诸葛楠上前查看,我赶紧跑向四姐,正要看四姐的伤势时她制止我,“我没事,先看阜南的伤。”  将四姐夫放躺在地上开始检查,掀开他的衣服,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伤多数集中在手臂上,虽然较深却没有伤到筋骨。 回头对四姐说到,“放心都是些皮外伤,只是有些失血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四姐放心的点点头,“阜南是为了救我才。”眼泪就开始流。 “婉儿”四姐夫朝四姐伸手,四姐接过他的手,“阜南我在,我在” 四姐夫睁开眼勉强的咧嘴笑到,“你没事真好。”  四姐一听便伏在四姐夫身上大哭起来,“都是我不好,非要进深处来,不然你也不会。” 我拍着她的肩劝到,“我们还是先回去处理姐夫的伤口吧。” 她连忙点头“对对”说这轻轻扶起四姐夫。 “公主你的鞋子。”端木莲将鞋子递给我时我才发现自己因为跑的急连鞋子也忘穿了。 接过鞋子,找块草地坐下来穿起来。 诸葛楠走过来将袜子朝我面前一递,“给你。” 我有些姗姗的接过,“哎呀,麻烦你了。” “不客气” 把马让给四姐他们,我和端木莲同乘一马,这小子当时脸那个红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天地可见要不是因为他和诸葛楠加起来马拖不动我真想自己骑马(你怎么不和诸葛楠同承一马?不是不熟嘛) 回来后上官翼让我休息一下,自己去处理四姐夫的伤,四姐不放心也跟着去帮忙。 在账内简单擦洗之后换好衣服便向母皇的营帐走去,母皇看到我便招手让我坐在她身旁,“哎呀没想到我的敏儿还是个打虎英雄呢,可害怕?” 我不好意思,“是有点害怕,可是更怕身边的人受伤。” 母皇拍拍我的手对众人说道,“好好啊,若人人都怀有一颗仁爱之心这世上也会少许多争分啊。” 上官丞相拍拍着手,“没想到敏公主小小年纪就有这等胸襟后生可畏啊。” 众人开始附和。 二姐也含笑欣慰的向我点头,我走过去挽着二姐的手臂朝她眨眨眼,对母皇说,“是二姐教导儿臣,要对身边每个人好,母皇要夸也该夸二姐。” 母皇听我这么一说向我和二姐来回看看,“嗯,萍儿教的好你们都是朕的好孩子。” “那我呢那我呢,我也总是教导小妹,母皇也应该夸夸我。”五哥急了。 “好好你也好。”母皇敷衍。 “母皇不带这样的”五哥不满。 “好了我们还是先去看看阜南那孩子吧。” 一行人来到四姐的帐外,郭尚书已经在外接驾了,看到我们过来赶紧接驾,“臣郭嘉拜见女皇和各位殿下。” “郭爱卿不必多礼,令郎伤势怎样。”母皇关切挽着她的手。 “回女皇一无大碍,翼公子已经为他上过药了,修养半月便可痊愈。” 四姐听到声音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睛还是红红的,估计没少流泪,看见母皇先是一愣,才赶紧行礼,母皇赶紧抱住她,“吓坏了吧。” 四姐点头,“我当时真怕阜南他,好歹只是皮外伤。” “那以后可要对人家更好。” 四姐低头“儿臣醒的。”  又说了会儿话大家便各自回营帐休息,准备晚上的篝火晚会了。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诸葛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