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和诸葛楠订婚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三十章和诸葛楠订婚

在帐中小憩片刻,便被外面的阵阵肉香勾出了馋虫来,换上一件晏紫罗裙走出帐子。 外面已经有人架好了架子正在烤下午打得猎物,我走到一个架子前,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胖胖的厨娘向我打招呼,“敏公主好,公主再等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绕着烤架走一周看不出烤的是羊还是鹿,就问道,“这烤的是什么肉啊?” 她便洒着佐料边回答我,“是羊肉,”指向对面的那个烤架,“那是鹿肉”羊肉和鹿肉都有些膳难怪公主问不出来,不过这鹿肉可是大补啊。”说完朝自己嘴巴打了一下,“你看我都忘了公主学过医的,还在公主面前卖弄。” 我笑着说,“哪是卖弄,我虽学医可到底不会做,你们当厨子的不是也懂些吗,要不怎么知道食物有的是相克有的搭在一起吃了增强身体嘛。” “公主您这可说对了,要说这我可知道很多呢,像这大葱不和蜂蜜配,猪肉不和菱角配,吃了牛肉不吃栗子……这些我学厨艺时师父都说过的。” 我到为她能说出这么多对相克食物汗颜,“真是隔行如隔山,没想到这么多食物会相克啊。” 她将一块烤好的肉递给我,“那可是,要是不知道的放在一起可是要害的人的。” 我赞同的点点头。 “哇,好吃,肥而不腻,焦而不柴,烤的恰到好处” “谢公主夸奖。”她对我的反应很满意。 随着烤肉的成熟,天色也渐渐的暗下来,大营中间的空地上已经升起篝火,一些人开始往那里聚集,我拍拍手上的肉泻告别胖厨娘也向篝火旁走去。 一些侍从已经开始将桌椅摆放好了,随意捡一个坐下来,不时有人从我身边经过,停下来和我行礼打招呼,我一一热情回礼。 等一切准备就绪,母皇和父后元妃也相续入场,大家坐在那里品酒言欢,很快就有侍从将烤好的肉端上来,一一分给大家,这时我才看到上官翼协着诸葛楠还有端木莲向这边来了,上官翼坐在我身边,端木莲和诸葛楠坐在我对面。 我看了一圈四姐在帐中照顾姐夫,怎么没发现国师,不由问道,“怎么不见你师父。” 上官翼凑近我,“师父说今日大家杀太多生,他要为那些死去的生灵超度一下再来。” 我无语的说,“来干嘛?吃他们的尸体?” “的确如此” 这什么鬼逻辑,没见过。 正说着便看到那衣着破烂,步伐洒脱的国师向这边走来。 “哎呀呀大家都吃上了,怎么不等等我,我今天一定要把这几年没吃的补回来啊!”说完搓着手在那还没切完的羊肉身上拽下一大块肉,张开嘴咬下一大口才走向座位。 有人开始向他问起,“国师大人这是为何来迟啊。” 他立马回答,“贫道在帐中为这些生灵超度一下。” 大家听后都抖着肩膀低头抿嘴,我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今日算大开眼界了。 “既然国师到了那我就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 众人你看我看你。 “那就是敏公主的婚事。” 什么我的婚事,我看向上官翼他朝我遥遥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朕和国师商定后决定让敏公主和诸葛公子订婚。” 我立马站起来大声喊道:“我不同意,我和他又不熟”指向诸葛楠,“再说我喜欢的是上官翼要订婚也是和阿翼怎么是他?” “放肆,婚姻大事岂是你一句不行就算了的”母皇生气了。 父后劝道:“阿镜敏儿只是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而已,别怪孩子。” 难道还要什么隐情? 国师捋着胡须说:“公主稍安务燥,贫道以前为公主算过一挂,公主有四位命定之人两位有缘人,而这位诸葛公子便是公主的命定之人,公主无论以后如何都是会和他完婚的,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什么”我有点不可置信,看向上官翼,他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那阿翼呢,他可是我的命定之人?”我问国师。 他看上官翼一会儿,“贫道看不出他是公主的命定之人”我有些失落 “不过或许他说不定是公主的有缘人。” “说不定?” “贫道道行稍浅只可看出哪些是公主命定之人。” 我坐下拉住上官翼的手,他看向我给我一个放心的笑容,“没事或许我真是你的有缘人。” 我点点头,“一定是,我相信缘分,我们两个就是很有缘分的。”是的我俩很有缘,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你啊。 “既然如此那篝火晚会正式开始”母皇宣布。 音乐响起大家开始围着篝火跳舞,我却是一点兴致也没有了,这时母皇身边的嬷嬷过来将我叫过去说母皇要见我。 跟着她来到母皇的营帐边深吸口气,有守卫替我掀开帐帘,走进去才发现父后还有诸葛楠也在。 母皇看我进来,指指对面的塌垫让我坐下,看来母皇是生我气了。 “朕觉得等你回去后便让诸葛公子搬到你的府里和你一起生活,这样可以培养感情。” “啊”看向诸葛楠“你同意?” 他微微一笑,“在下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母皇很满意,“既然如此最好不过。” “母皇,我有件事和你商量。”我小心翼翼。 “朕知道你是想说阿翼那孩子的事,朕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朕,若是以后遇到命定之人,一定要娶回来。” “什么!好我答应。”谁让咱有把柄在您手里呢。 “嗯,敏儿你母皇也是为你好,你不知道你母皇知道你命中带煞活不过十九岁时有多心疼,幸好国师说只要把命定之人娶回方可压制才松口气。” 我看向母皇,是啊那个父母喜欢逼孩子做不喜欢的是啊,还不是为了孩子嘛。 走到她身边抱住她,“是儿臣不好,惹母皇生气了。” “好孩子母皇不是生你气,母皇是怪自己为何把你生在那时候啊。” “这不有方法克制嘛。”我安慰她。 “好了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出去开心吧。”父后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