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被诸葛算计了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三十五章被诸葛算计了

初生的小家伙都是吃了睡睡了吃,转眼就满月了。  母皇又得一个孙子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更别说这小家伙计还是个福星,母皇特意让国师为这小家伙请个名字,叫叶繁,繁荣昌盛,枝繁叶茂。 我也不能闲着不是,这不是带着绿柳在到锦绣缘专门定做了两个长命锁,一个给小福星,另一个给涵儿,因为她出生时我也只是个半大孩子,送的东西也不值什么,借着这个正好给她补上了。 晚上要到太女府中参加孩子的晚宴,正好送去。 回府换上一件黄色罗裙,虽然已入夏,但是夜里还是有些微凉,便在外面着一个蓝色小褂,带着绿柳开始出门了。 刚走到大门就看见正往这边走的诸葛楠,他还是同以前一样,穿的花枝招展,话说我从上次和他闹翻后就没见过他了,虽然不是太喜欢他,毕竟人家还在府上住着不是,该进地主之谊还是要的。 于是就上前和他打个招呼。 “呀,这不是诸葛公子吗?这大晚上的要出门啊。” 他瞧着我妩媚一笑,“是啊,不知公主这是要干嘛呢。” “我啊,当然是去二姐那里喽。” “如此我们倒是同路呢。” “这么巧,诸葛公子也要去啊。” 他点点头,伸手让我先走,我也不客气,迈步走了出去。 出大门就看到一辆比我平日坐的略大一些的马车停在门前,我仰着脖子朝后看看,才发现我的马车竟被他挡得严严实实,不觉有点负气。 “既然公主和我一样都是去太女府,不如程一辆马车好了。”  哼,还算知趣,“如此也好” 回头对绿柳说道:“你先回去吧,有诸葛公子陪着就行。” “是”将手里的锦盒递给了我。 踩着车夫搬下的板凳上了车才知道,原来这马车里居然还能如此华丽。坐在小桌边的蒲团上,将锦盒放在桌子上。开始打量起来,真丝锦缎铺满整个车底,靠后位置一个一人床大的榻榻米垫子,两边都有一个较小的置物架,一个放书,另一个放着几个精巧的盒子。 在心里赞叹一句:“真他妈有钱啊!”  诸葛楠在桌子抽屉里拿出茶具,为我倒上一杯茶。 端起茶杯在嘴边抿一口,嘴里顿时充满了茶香,“这是什么茶,好像啊。” 他也端起来细细品着,“红梅傲雪。” “就是梅花茶喽,那这也太香了吧。” 看出我的不解他解释道:“是采红梅上积雪泡制梅花而成,固然唇齿留香。” “梅上积雪,这里并没有梅花啊。” “是云国的,那里每到冬季便有梅花盛开,合着雪景当真是红梅傲雪,让人难忘。”他开始回味。 “真的!我以前就说过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云国玩玩,看看那里的雪景,听你这么说,我就更要去看看你所说的红梅傲雪了。”  听我这么说,他放下杯子认真说:“云国可是有比这更好看到东西。” “什么”勾起我的性质了。 “那就是马上冰球。” “马上冰球,在马上玩冰球,听起来就刺激,好想去看看。” “你那三姐夫还有其胞弟都是玩冰球的高手呢。” “真的,呀那我去了可要让他们教我玩玩。” 我激动啊。 “就你”他鄙视的看我一眼。  扬起下巴问道:“我怎么了。” “你可知道,若想玩冰球,必须从小练就一身童子功。”撇我一眼,“据我所知公主你好像武功平平呢。” “你,哼。”我鼓着腮帮子无话可说,因为他说的的确很对。 看我出糗他突然大笑起来,“没想到你也要说不出话的时候,哈哈哈~” “笑吧笑吧笑死你得了。”干脆转过头不看他。 许是笑累了他停下来看着我,“敏儿,我们做比较易如何?” 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没好气的问道:“什么较易,我先听听再说。” 他认真的看着我,“做我的妻子。” “你想的美啊。” “你听我说完,只是名义上的妻子,你可以娶我,也不用履行妻子的义务,反正那道士不是说只有娶了命定之人不就没事了。” 对啊这主意不错,“那你的条件呢。” “帮我挡一个人。” “谁?” “一个总是缠着我的女人,只要让她知道我已经有爱人了,她应该就不会缠着我了。” 一个女人?孤疑的问他,“你怎么不找别的女人。”  “因为只有嫁给你,她就没有机会嫁给我,你又是这梁国最受宠的公主,她不敢招惹你。” “这样啊,那我考虑考虑。” “这你还考虑啊,这条件你绝对不吃亏,要不再附带个你以后想做什么我无条件做给你行吧。”他急了。 “这还不错,行我答应你。” “好,把这个带上。”他拿出个镯子给我。 “干嘛带上它啊。” “这是我诸葛楼的圣物,见它如见我,再说如果那女人看到以后就觉对会知难而退”  看我还是有些疑虑他继续说到:“这镯子还暗藏暗器,只要按这个”  只见他按向镯子上的红宝石,里面离开向外射出一根银针,怦的扎在车壁上。 “你只要在针上粹些毒药,再厉害的人都会被你放倒。” “好我要。”太喜欢了,赶紧接过戴在手腕上。 要是知道答应诸葛楠会给我以后带来那么多的麻烦时,打死我我也不会接受的,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这时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你今晚是故意在门前遇到我的吧。” 他别有用心的看着我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啊。” “哼。” “不过也返悔不了了,因为这个镯子只要带上除了我之外,谁也摘不下来。”  闻言赶紧往下扒,可是不管怎么样就是取不下来。 “你。我杀了你。” 作势向他扑去。 “哎呀敏儿,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啊” “我去他的君子,再说我是女子,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算计我。”我用手在他身上来回掐。 “哎呀我错了我错了,快停下,快停下。”他又疼又痒的来回躲。 直到马车停下来,我才放过他。 “哼,今天先放了你,这笔帐没完。” 抱着锦盒撩开帘子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