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诸葛楠离开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三十七章诸葛楠离开

出了花亭迎面撞上前来送汤的丫鬟,虽有心避开,可是一碗热汤还是多多少少浇到袖子上去了,顿时手臂上传来疼痛感。 那丫头一看赶紧跪地求饶,“奴婢改死,求公主赎罪。”吓得浑身筛抖。 其他人也跟着跪下来,“请公主赎罪,请公主赎罪。”  “这是怎么了?” 回头看见诸葛楠向这边走过来。 我本就无心去惩罚她,对她们摆摆手,“都起来吧,也怪我没看路。” “谢公主,谢公主。” 那丫头见我不治她的罪,高兴的向我磕几个头。 “公主要不要跟奴婢去换件衣服。”一个年纪稍大的丫鬟提醒我。 看看袖子,好歹穿了两层衣服,将外面的小褂脱掉,只着里面的罗裙。 “不用了,你们都忙去吧。” 她们向我行一礼方才离去,留下那个丫头在这里清理地上的残渣。 我回头看向诸葛楠,“你怎么也出来了。” 他不回答我,只是盯着我的袖子看,“是烫到了吗?让我看看” 说完便去拉我的袖子,无视手臂上传来的热痛,赶紧将手背到身后,“没事,走吧。” 迈步朝外走去,他也紧跟在我身后,直到上了马车我才轻轻将袖子慢慢卷起。 “怎烫得如此之重。” 他看着我的手臂紧张的问道。 我无所谓的回答,“没事,回去涂些药就好了,又没破皮,明天就没事了。”  “是嘛。”  “嗯。”  兴许是觉得我是懂医的,也没再多问什。 是才怪啊,就比如说现在,我正把手臂放在绿柳为我准备的冰水里泡着,只要一拿出来那块被烫伤的地方就火辣辣的疼,如在火上烤一般难忍。 “你去找块棉布来。” “公主要那个干嘛?” “我实在困的厉害,用布包着冰放在上面我就能躺在床上睡觉了。” “那奴婢这就去找。” 将包好的冰放在伤口上虽然还有些疼,不过还好可以忍受,抬头对绿柳说,“你快回去睡吧,今晚实在折腾的太晚了。” “那奴婢先去睡了,公主要是还难受一定叫奴婢啊。”哈气连天的向外走去。 躺在床上,将手臂搭在床沿省得到时候将床铺弄湿了。 第二日一早醒来才发现敷在手臂上的棉布,不知什么时候滑掉在床榻下了,手臂上的伤也不疼了,只是留下一片粉红的印子在那里,幸好是穿长袖,要不我可不敢出门了。 梳洗完毕,正吃着春晓为我准备的饭菜是,诸葛楠便风风火火的赶来了,一进门二话不说的开始撸起我的袖子。 “哎呀你干嘛呢,我还要吃饭呢。” “你吃你的我看看你的伤” 不理会我的抗议,自顾自的拉着我的手,卷我的袖子。 看着我手臂上红红的印子说:“咦,你不是说今天就好了吗,我怎么看着更严重了。” 抽出手将袖子拉下来解释:“没事了又不疼不痒的,过几天印子一下就好了,哪有那么娇贵。” 看我这么说他点点头,算是放心了, 坐在那里看着我吃饭。  用筷子夹一块豆腐向他问道:“你还没吃饭吧,让绿柳给你添碗饭吧。” “不用我一早就吃过了。”他赶紧拦住,“其实我过来是有事向你说的。” “那你说。”我将筷子放下。 他看我停下不吃赶忙崔到,“你吃你吃,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要出门一段时间。” “出门?”你不是总出门。  “楼里有些棘手的事情,等着我回去处理,时间有些慢估计是赶不上你及笄了,不过礼物我会派人给你送去的。”  “哎呀没事,一个生日而已,不用那么在意的。” “那不行,毕竟是及笄,我作为你的未婚夫没有在场已经很不好了,再不为你做些什么,可怎么好啊。” 他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办法了只好妥协,“行,那随你便吧。”其实我也是很期待这厮会送我什么,“不过你准备送什么给我?” 他神秘一笑,“你猜啊。” 又来了,“不说算了,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的确如此,我也想知道你收到我的礼物时的样子呢。” 说完起身准备走,“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 “那我送你。” 他没有推辞,在那里等着我。 两人来到大门前,马车已经等在那里,除了马车以外还有一辆装载着大箱子的马车,估计是他的日用品,看来他这次真的是要出远门了。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我醒得,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受伤了。”伏下脸在我耳边轻轻说道,“不然我会心疼的。” 然后眉眼含笑的看着我,“敏儿我可以抱抱你吗?”  “大哥这就不…” 无视我的拒绝紧紧的用双臂圈住了我,“敏儿等我回来。” 吧唧在我侧脸送上个亲亲。 “你。”我搓着被他亲过的地方怒瞪他,“你个流氓。” “哈哈哈”他笑着上了马车。 真想踹他一脚,就知道不该给这妖孽一点好脸色看,真是有三分颜色就开染坊啊。  车帘被他掀开,他朝我抛媚眼,顿时激得我打个冷颤鸡皮疙瘩掉一地,暗骂一声妖孽啊。 他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大声说到,“敏儿在家可要乖乖等着为夫别再闯祸了,不然我可不好给翼弟交代呢。” 我晕!谁来收了这妖孽啊。 “快走快走。”我赶着他生怕他再丢出一句什么话来。 诸葛楠一走我顿时舒畅起来,晃晃手腕上的镯子,说来也奇怪,不管我用什么方法,还就是拿不下来,难道真的只有他可以取下吗?

下一篇   第三十八章 及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