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及笄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三十八章 及笄

夏至秋来毕业过后就到了我的生辰,因为是及笄所以这次比以往都要隆重一些。一大清早我便被绿柳她们从床上挖起来,梳洗打扮。 母皇和父后他们也早早赶来,他们坐在主位,我则站在场地东面等候宾客到来,国师作为我的有司立于西面的台阶上手中托着托盘,宾客们陆续到齐,我便被引入沐室沐浴更衣。 浴池中洒满绿柳为我准备的花瓣,趁着雾气朦朦胧胧煞是好看,过了豆蔻年华的我正是发育的好阶段,胸部也如我期盼的膨胀起来,现在虽不比前世那样傲人,不过身穿也算玲珑有致。 站在镜前绿柳为我穿上一件白色秀蝶罗裙,头发全部散在肩上用一条发带松松的绑着,坐在侧方中安静的等着,外面丝竹声已经响起。 不久外面变得安静起来,只听母皇说道:“今日是朕最小的公主叶莹敏的成人笄礼,朕感谢各位的到来!下面,朕宣布敏公主成人笄礼现在开始。” 只听有人唱到:“请敏公主入场拜见各位宾朋!” 我面带微笑缓缓入场,只见母皇父后坐于主位,其他宾客坐在南面,在中间停下,面向南面向前来观礼的宾客们行揖礼,然后在位子上跪坐下来。 上官丞相作为我的赞者为我梳头挽发,她将我的头发盘与发定,用父后送来的一套金丝绢花面首固定好,多余的头发披在肩上,最后将梳子放在我的座位南边退下。 这时国师上前高声吟诵到:“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然后从他手里接过父后为我准备好的衣服回到侧室更换,绿柳为我将衣服展开我方才知道是一件红色秀纹霓裳,春晓帮她为我穿上,腰间配上一枚与之相配的玉佩,在手指上套上阿翼送我的那枚戒指,向主室走去。 出了侧室便听到不少宾客的赞美,母皇和父后也都露出自豪的眼神,仿佛再说,“嗯,我们生的女儿就是不一样,赛天仙。”哈哈哈我真自恋。 上官丞相上前为我奉上一杯酒。 国师开始唱到:“ 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我上前行礼,接过酒将手中的酒跪下洒在地上做为祭酒。 国师又为我奉上一碗米饭,我接过用筷子夹起一点象征性吃一口。 上前对母皇父后行跪拜礼,答谢他们的养育之恩,最后母皇宣布我的及笄礼已成,这才算完,真是累煞我也。 等送完宾客和母皇他们都已经是下午了,实在是太累了,绿柳就服侍我在房中休息。 正睡得起劲就被绿柳要醒来,“公主公主快醒醒。” 睁开睡眼懵耸的眼睛,“这么快就天亮了?” “哎呀不是了公主,是诸葛公子。” 诸葛楠我立马精神了,“诸葛楠回来了?” “不是的公主,你出来就知道了。” 被她拉着出了房间便看到屋外到处摆满了花,姹紫嫣红美不胜收,我跑过去一一看过,白色的!茉莉,粉色黄色的芍药,红色月季,蓝色的兰花,……还有一些我说不出名字的花。 “公主公主你看这里。”春晓拉我指向院内的墙上。 原来墙上挂满了一溜各种花灯,形状各异,不觉耀花了人眼,难怪会这么亮呢。 “我美啊。”心里说不敢动是假的,生平第一次有人送这么多花给我,任谁都满满感动。 园外面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下人,我吩咐绿柳让他们都进来热闹热闹,又让厨房送来各色糕点美食,然大家都放松一下。 大家看着花灯欣赏着各色花朵,尝着美食好不热闹。这是绿柳和春晓走过了将一个盒子送到我面前。 “公主这是我们大家对份子为公主选的一支簪子,是大家的一片心意,请公主笑纳。” 我接过盒子打开来看,里面放着一支通体白色玉簪,上面雕琢一朵粉色海棠花,甚是可爱。 让绿柳为我插上簪子,对大家说:“谢谢大家送我的礼物,我很喜欢,今日我们大家尽情的喝尽情的玩。” 他们一听顿时沸腾起来,“公主万福” “公主生辰快乐。” “……” 喝了几杯酒觉得有点闷就往园子外走去,绿柳要陪我被我回绝了,难道这么热闹,就让她继续玩着,一个人顺着石子路走着,不知道阿翼现在怎么样了,我已经和他分别了有半年了,虽然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书信往来,可是还是敌不过这该死的想念,“阿翼,我好想你”对着湖面我不知不觉竟然发出声音。 “是公主吗?” 咦,这里竟然有人,顺着声音望去,原来是端木莲站在那里。 “阿莲,大家都在园里热闹呢 ,你怎么在这里。” 他定定的看着我,“公主忘了莲不喜太过热闹。”  啊对差点忘了你可是冰块,太热闹会化的。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我,“这是莲送给公主的生辰礼物,本来是想过去送给公主的,既然遇上那就住公主生辰快乐。” 接过来,“谢谢你。” 打开一看,原来是一颗雕琢精巧的海棠花吊坠,和头上的簪子刚好一对。 不由问道:“难道这簪子也是你去买的?” 闻言他赶紧低头,“是绿柳托我去买的,希望公主能够喜欢。” 看他如此紧张不觉好笑,“我当然喜欢,这么精巧可爱,任哪个女孩都会喜欢的,想不到阿莲你看着木讷,眼光却是极好的。” “真的?”抬头双眼放亮的看着我,仿佛对我的夸奖很是期待。 “自然是真的。” 我肯定的回答。 “公主喜欢就好。” 说完赶紧低下头,他高我一头,即便低着头,我还是可以看到他发红的耳朵,证明他现在的脸一定很红。 “阿莲,你怎会如此害羞。” “公主,我,我没有。”  “那是谁的耳朵这么红啊。” 伸手就去扯他的耳朵,他毕竟是会武的,洞察到我的用意立马躲开,正好给我看到发红的脸蛋。 “哈哈哈,还说没有,这不是脸红,难道是你偷擦胭脂了不成?” “求公主不要再打趣莲了” 他的样子像只委屈的猫咪,挠得我心一痒伸手去揉他的脸。 “阿莲你真是太可爱了,我爱死你了。” 揉完赶紧闪人,怕他追上来揉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