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同意离开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三十九章同意离开

清晨我站在院内伸伸懒腰,望着初升的太阳,日头东升普照大地,又是一个艳阳天,初秋的树叶都泛着好看的黄,趁着阳光闪着金灿灿的光。 一晃两年就过去了,回想在这里的点滴还是有些怅然,公主的身份给我带来锦衣玉食,不必奋斗的感觉让我有点空虚,在这皇城我如井底之蛙一般,张这么大从未出过远门,好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沿着石板路往外走,已经有不少丫鬟小斯起来忙碌了,几个半大的小丫头正提着扫帚扫着从树上被风吹下的落叶,看我走过来要向我行礼却被我制止住,我本来就是无聊走走,不想打扰她们工作。 捡了人少的路去走,不知不觉就到了池塘边,虽然大部分树木的树叶已经变黄,可是池边的柳树条却还是绿油油的垂在湖边,捡快草地坐在上面望着满池的荷花,荷花和荷叶因为温度过低已经脱落,只剩下一颗颗孤落的莲蓬处在那里。 心情也开始有些沉闷,虽然现在锦衣玉食好不快活,但是如果找不到那四个命定之人或,我是否真的如国师说的那般活不过十九岁呢?若是我不在了,阿翼该怎么办,他是那样害怕孤独,不,我要离开这里去扭转命运。 如今我已经及笄可以出去闯荡一番了,那么就走遍大江南北寻找一番,不为别的就为可以和阿翼长长久久,嗯,就这么办。 “公主早。” 回过头发现端木莲竟站在身后。 “早” 他将一件披风披在我身上,“早上微凉,公主不该在湖边的。” 现在的端木莲和两年前已经有很大不同了,现在他已经不像以前那般沉默寡言,也开始慢慢去了解身边的人,关心他人。 他在我身边坐下,和我一样望着整片莲蓬,“公主想好了以后要干什么了吗?” 我摇摇头,“还没有,不过离开这里。” “公主要离开这里?”他吃惊的看着我。 “嗯,我想出去走走,看看这大好河山,品品这世间美好。” 我回答。 “那,那公主想好什么时候离开吗?”他问我。 我歪头想了想有些迷茫,“还没有,不过我要先禀告母皇再说吧。” 他定定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又将视线挪到那片莲蓬上面。  吃过早饭,我便进宫向母皇说这件事。因为来的过早,就在父后宫中待着。  坐在父后身边把玩着父后的扇子,看着他和元妃下棋的身影。 父后生的高大威猛,长得帅气,而元妃确实那种较为柔弱的身形,和他的性子一样,让人心生保护的欲望。难怪他会和父后这么和的来了。 元妃持一颗白子放在棋盘抬头对我说:“敏儿今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往常不是总下午才来这里吗?” 没等我回答,父后就插嘴道:“你忘了,她不是刚毕业嘛。”然后放下一枚黑子,“我赢了。” 元妃看他一眼笑道:“唉,我估计这辈子下棋都赢不了你了。” “说什么呢。”然后拉着我的手问道:“你说说来这么早,要干嘛?” 我打开扇子闪两下,“哎呀这不是及笄过了嘛,我想着要不要出去闯闯。” “闯闯?”父后和元妃对视一眼后惊疑的对我说:“你用的着吗?。” 元妃也符合到,“就是啊,你刚及笄就想着出去闯,你要闯到哪里去,在这里陪着你父后和我多好,如今你三姐,四姐,五哥都成了家事,只有你单着,多陪陪我们才是好的,是吧哥哥。” “对对对,你元爹爹说的在理,多陪陪我们嘛。” 我在心里抗议啊,您和元妃相处的这么融洽,少个我又不会怎么样好吧。 “那怎么成,姐姐们以前不也都出去历练的历练,闯荡的闯荡,为何到我这边就要留在家里了,我不要,我不要。” “什么不要啊?” 向外看去,只见我那穿着一身金色龙袍的母皇缓步向这里走进,父后和元妃都走过去迎着她,我站在一边想母皇见礼。 母皇摆手让我起来,将外面穿的一层袍子脱下交给宫女,坐在软塌上问向我们。 “刚才进来时就听见你们说话,说的什么啊?” 元妃接过宫人上的茶递给母皇,回答道:“是敏儿,这不是及笄刚过,要准备出去闯荡呢。” “噢,闯荡。”向我看来怀疑的说:“我看是想出去游玩才对吧。”  引得大家都笑起来了。 父后摇摇头,走到母皇身边坐下,“静儿你倒是帮着劝劝孩子啊,别让她走了。” “劝她在7做什么,女孩子是要出去闯闯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你们这么怕她出去不过是因为她武功平平担心她,不过朕看这孩子这两年是有进步的,虽然武功不如妍儿她们,不过自保还是可以,现在还学会医术应是没有问题的。” 太高兴了,在心里为母皇点个赞,我真是太爱您了。 “不过朕有个条件。” 条件,我疑惑,“什么条件。” “就是在上官翼守孝这三年内,你不得去看他。” “为什么”我抗议。 父后和元妃也看向母皇。 “你不必知道,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天涯海角任你走。”然后朝我眨眨眼,“最好是在这过程中将其余的三名命定之人也找到了。” 纳尼?可是为了自由也只能这样了,不就是不见阿翼嘛,两年的时间算得了什么,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好,我答应,可是我也有一个条件。” “你先说来听听。” 在心里叹一句,姜还是老的辣啊,刚才我怎么就不知道反客为主呢。 轻轻嗓子说:“就是若找到了,娶他们可以,但您不可以逼我和他们行房的,那老道士。”对上母皇的一剂眼神赶紧改口到,“老国师又没说非行房,直说娶了就行。” 母皇低头深思一会儿,方抬头说:“那就依你,记住你答应朕的。” 我扬扬眉,“也请母皇记住您答应儿臣的。” 她伸出手,“君子一言” 握过她的手,“快马一鞭。” 哼哼哼,我终于自由了。 对上父后有些幽怨的眼神,赶紧抱着他的身体哄道:“父后不要担心,儿臣会照顾好自己的,俗话说虎父无犬子,母皇那么优秀,女儿肯定也都不一般的。” 他还是不高兴,再接再厉,“再说我可是去给您物色女婿的呢,难道你不想看看女儿其他夫婿怎么样?” 听我这么说父后才露出笑脸,宠溺的看着我,“唉!你这个鬼灵精,总是能拿捏着我的软肋。” 元妃也加入劝道:“虽说我也舍不得,可是哥哥你想想国师的语言,不是说其他命格之人都会相续出现嘛,或许这就是找到他们最好的方法了,不能坐以待毙,只可主动出击。” 父后一听,顿时觉得豁然开朗,“瞧我光是舍不得孩子了,倒是忘了正事了。”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及笄

下一篇   第四十章准备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