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好走不送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四章好走不送

好走不送 酒足饭饱,放下筷子,端木看我停下,也放下筷子,我意识他继续,自己跺到窗前,在窗边欣赏来来往往的人群。 宽阔的街道两旁摆着各种各样的摊位,类似现代景区附近的特*,商品琳琅满目,真想要下去到处看一下啊,光想想心就开始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了。 回头看端木,发现他已经放下筷子,立在桌边,像是在等我了。 "吃好了?" "嗯" "那,走吧,去逛街" "......" 出了八宝楼,我和端木便顺着摊位一个个看起来,遇到喜欢的就抱走,后面端木付钱,有人买单的感觉真爽啊!看到买点心的铺子,顺便给绿柳她们买了点,这两个丫头,我可的好好培养呢,就这样逛下来,已经日落西山了,于是准备打道回府,我和端木都是大包小包的,不过重的他拿轻的我拿。就这样夕阳拉着两条长长的影子,别有一番风味,这端木不错,任劳任怨,还不发牢骚,我觉定了,将他发展成我的头号男闺蜜。 到府门前,守门的小斯便跑过来将东西接过,送到我房间里,这时绿柳气喘吁吁跑过来行了个礼。 "公~公主,翼~翼公子来给你请脉拉,都等您好长时间了。" 翼公子,我醒来时看到的那个少年,认真想想,这翼公子是这原主的青梅竹马,虽长她三岁,但因为是国师的小徒弟,便在一起长大,这原主对他甚是喜欢,奈何落花有意随流水无情,这翼公子一心扑在三公主身上,这小丫头妒忌啊,没少给她三姐使绊子,又对他死缠烂打,于是遭到这翼公子的厌恶。说到底也是一个情字啊。 想着想着就到了前厅,跨过门槛便看到上官翼站在鱼缸旁,盯着里面的锦鲤看,他今日穿了一件紫色长衫,腰间系着一根棕色腰带,越发衬的他体态修长。眼神温和的看着那些鱼,他竟然能这么温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对自己怒目而视,冷语相告?也对,只要不是对我,他永远都是如此温润如玉。 悲催啊! 许是听到脚步声,他转头看向门口,在看到我那一刹那,立刻皱起眉头,靠!我有那么惹人厌吗?看看不行啊,大哥你你就站在厅子中央,看不见也难啊,别来不就好了,自己找膈应,怪的了谁? 哼哼,那我就好好膈应膈应你。 "哟,阿翼啊,听说你等了我一个下午?真是抱歉啊," 闻言他的眉皱的更深了,声音冷冰冰的回道:“臣奉是凤后之命为敏公主请平安脉。” 奉命,哼! 于是撒娇的对他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别公主公主的叫,叫我敏敏嘛~” 呕,连我自己都恶心啊, 还恶心不到你。 果然他听后抿着嘴唇,闭着眼睛,呼吸有些急促,不过上官翼就是这样,就算再生气,他也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三秒过后那双眸子睁开时,已经不见一丝怒色。 声音还是冷冷清清的说:“公主说笑,臣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医祭,公主金枝玉叶,实在高攀不起公主。” 呦呦呦,高攀不了我就高攀我皇姐?哼!撇撇嘴,真是屁话。 "既然翼公子要请脉,那就请吧。"说着话我已经坐到客厅的软塌上,将手搭在茶几上,露出自己的手腕。 他默默坐到另一端为我把脉,他的指甲修剪的很整齐,手指白嫩而修长,和师兄有的一比,这斯皮肤还真是好,以后有机会可要向他请教些保养之法啊,片刻他就收回了手。 一边整理 医箱,一边说:“公主的伤虽一无大碍,但还是不要多走路,以免累到,我为公主开几贴舒筋药物,公主每晚泡澡时加入,泡半个时辰即可。” 说完径自走到书桌旁,拿起笔写起来。我也忙跟了上去,他的字工整娟秀犹如他的人一般。我和他都是学医的,抛开个人恩怨,其实可以彼此互相学习的,不如让他教我? 试着开口问道:"那个,翼公子,可否教我学医啊?" 听了我的话,他笔尖一顿,疑惑的抬头。 随及不屑的一笑。  “学医是要救死扶伤,首先要看一个人的德行,公主还是学好自己的德行,在学医吧!" “你,原来翼公子所说的德行也包括出口伤人吗?哼,我告诉你,我叶莹敏已经不稀罕你了,少在这里假清高。” 似是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他順了顺气,冷笑,“那太好了,希望公主说话算好。” “你放心,就算天下男人死绝了,姑奶奶也不会再喜欢你。” “求之不得” “你”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毒舌。 切!什么玩意儿,姑奶奶我的医学知识可是先进的很呢,你不收我可是你的损失。 他将写好的药方交予绿柳,看也不看我的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臣就告退" 气的我袖子一甩,“好走不送。" 绿柳走过来,将方子递给了我,我看完便又递给了她。 绿柳疑惑问道:“公主不打算抄下来吗?” "不必,以后都不必了。" 若是以前的我是会,可如今已今非昔比,做这些已经没意义了。 "对了绿柳,我给你们买了点心在卧房,你做完事记得吃,顺便到管家那里取出200两银子给阿莲送去。" "奴婢遵命"到底是小孩子,听到吃的就欢脱的跑出去了。

下一篇   第五章叶莹敏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