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郭家村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四十二章郭家村

端木莲将我送出城外便被我给打发回去。 翻开端木莲为我准备的地图,因为想着从小路走,所以他画的地图大部分都是会经过一些村落的,正好我可以在那里行医问诊。 骑着阿美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身边时不时经过几个扛着锄头下地回来的农夫农妇,他们见我后也会热情打招呼。  有的会向我打听我是干嘛的,知道我是行医的以后,有的会把我请到家里给号号脉。 “呦,你这小娃娃不得了啊,这么小就会给人治病了。”一个年纪略为大点的老婆婆听说我懂医术夸赞我。 我赶紧笑笑说:“哪里的小娃娃,我都十六了。” 老太太一听赶紧摆手:“真的,俺咋看着就十二三岁呢,娃娃真是长的细皮嫩肉,不像俺们村的娃娃都晒得跟个黑煤块似的。” 我牵着阿美走在老太太身后,听着她絮叨的家里的琐事,说她几个女儿如何如何,种的麦子如何如何。 闲话中我了解到,这个村叫郭家村,村里人都姓郭,村子距离皇城较近,平时有人病了也会到城里去看,不过也只是家里有条件的会去,没钱的通常都是会自己熬着,等病好了就算了,了解到她家困难,我便对她说不说钱,她感恩便邀我去他家里歇息一晚。 村子里的路修的还算可以,没有坑坑洼洼的不平路,不一会儿她指着前面一处用篱笆围起的院墙对我说:“哎呀,到了,家里条件不好,娃娃别介意啊。” 我连忙摆摆手,“不会不会。”  “出来个人啊,这都干啥去了。”一进门郭老太太就朝屋里喊道。 我站在院子里,将阿美拴在院子的一颗槐树上,院子很大,一块用篱笆围着的菜地,旁边有个鸡笼。  屋里不一会儿陆陆续续出来两个人,一个稍大的妇人和一个大叔,应该是老太太的女儿女婿。 看到我都是一愣,妇人问起老太太,“娘,这位是。” 郭老太太拉着我向他们介绍,“这是叶郎中,路过咱们村,被我请回来给咱们号脉的”又指着那两人对我说:“这是你郭婶这是你郭叔。”  她一听连忙紧张的拉过老太太在那边嘀咕些什么,虽然听不清,不过也猜,该是因为没钱,怕请不起我。 大叔朝我笑笑,将我请进屋子。  屋里相对简陋,一个供人吃饭的小方桌,四五个小木凳,不过却都很整洁,可以看出这家人都是很爱干净的。 大叔为我倒了碗水递过来,“姑娘喝水,我去外面看看。” 我笑着点点头“嗯,大叔您忙。” 不一会儿郭老太太 和她女儿便进屋了,看到我就笑着说:“家里简陋啊,娃娃可别嫌弃,这就叫你叔给你做饭去。” 我忙制止住,“郭奶奶别让叔忙啦,我还是想给你们号脉吧。” “这哪行你都说不收我钱看病,哪能不让你吃饱呀,等着奶奶这就给你杀只鸡去。” 说完拉着女儿就往外走。 我连忙拦住她们,要知道像这鸡可是穷苦人家的经济来源之一,杀一只可是要赔不少钱呢。 “郭奶奶,家里平时吃什么就做什么,可别杀那鸡啊,你要是这么客气,我可要走了。” 说着作势要走。 她连忙拦住我,“哎呀娃娃啊,奶奶也是想着家里没事好招待你的,你看你这…” “郭奶奶我来是想方便你们的,要是因为我来了您就把家里下蛋卖钱的鸡杀了,您说我来还有意义吗?” 听我这么说,她摆着手,“好好不杀不杀,哎呀你这娃娃真是懂事,以后谁要嫁了你可要享福了。” 我嘿嘿一笑,“那倒是,我未婚夫也这么说。” 她听了哈哈大笑,“呦这都已经有家了呀。”  在屋里闲话一会儿,我就开始为郭奶奶号脉,老人家虽然年纪大但还算硬朗问题不大。 对上她关切的眼神,我便说道:“郭奶奶您是不是最近晚上睡不好觉,总做梦,醒来觉得口干舌燥。” “哎呀对对对,我有时半夜醒来还要去喝点冷水才睡的着,是不是有啥毛病啊。” 她有些紧张。 我笑笑,“毛病是有点,不过不大,脉象为洪脉说白了就是有些热盛,吃点下火的药就没事,秋季干燥,最易上火。” 她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这时听到门外的阿美“嗯啊,嗯啊”叫起来,忙站起来要去看看,却被郭婶拦住了。 她笑着说:“应该是我那两个下地干活的儿子女儿回来了,你歇着,还要等会儿吃饭,我去让他们在门前割点草给你喂喂驴。”  我才点点头坐下来,在包袱里拿出个小药瓶递给郭奶奶。 “这些是我平时没事制成的清热解毒药,您拿着这几日每日吃一粒,症状减轻后就停药。” 她不接,“都免费给看病了,哪能再好意思要你的药啊。” 掰过她的手将药塞进去,“您看你又和我客气了。” 她没法只好收着了,这时郭叔已经在小桌上摆好碗筷,等着我们过去用饭了。 郭奶奶牵着我的手走过去,“来来来娃娃,快吃饭。” 坐下望着桌上的饭菜,一盘炒鸡蛋,一盘土豆丝,还有一盘说不上名的炒野菜。 郭奶奶将筷子递给我,“娃娃快吃啊,饭要凉了。” “还是等人齐了吧,现在也不是很饿。” “哎呀娃娃就是懂事,对了我老人家都忘了问你叫啥子了,一直在这娃娃的喊你。” “我姓叶,叫敏敏。”出来就要用原来的名字。 “敏敏,才思敏捷,禁止敏锐好名字。”回头看见一个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发白的碎花长裙,年纪约有十七八岁,长相清秀的女孩,后面跟个十四五岁长得憨厚的少年从院子里进来。 郭奶奶忙说到,“这是我的大孙女,叫郭嘉,那是我孙子郭润。” 我忙站起来向他们打招呼,“郭姐姐,润弟好。” 刚进来的郭婶一听就笑起来了,“这郭姐姐是叫对了,我家润子可和你一般大,只是看着小吧啦,你叫他润子就行。” 我不好意思的朝他点点头,忙坐下来。 饭桌上郭奶奶时不时为我夹菜,搞得我这顿饭有吃多了。 饭饱后又为郭婶和郭叔号脉,郭叔还行,只是郭婶就不好了。 “郭婶你是不是经常性头晕,不能干体力活儿,要不就胸闷气短。” “哎呀对啊。”她拍着大腿说到。 我准定的说:“那就是贫血没错了。” “贫血?”郭嘉问我。 我解释说:“就是通常所说的气血不足。” 她点点头问我,“那要怎么治”  “我给你写个方子,你去抓药就行,这个需要慢慢调理。” “哎呀慢慢调,我家哪花的起那钱。”郭婶忙拦住。 确实,调贫血的要大多含阿胶,这些都是上等药,平常人家还吃不太起,别说这么贫困的家庭了。 “这样把,我给你们说几个比较便宜的药,平时你们平时就能见的。” “行行这个好。”郭婶连忙答应。 “大枣,小米,红糖,姜片,鸡蛋。” 郭奶奶听了惊奇的说:“这不是平时的吃食嘛。” 我点头笑道:“对啊,这小米大枣熬粥喝,姜片红糖冲茶和,鸡蛋姜片红糖也可以放在一起,不过这都得长时间吃的。” 郭叔听了说道:“没事,大不了我们几个多干点,再去换只老母鸡来,以后熬粥给你单熬一份小米大枣汤。” 郭嘉也说道:“就是啊,这样又省钱又能治病,谢谢叶大夫。” 我有些不好意思,“什么大夫不大夫的,叫我敏敏就成。”

上一篇   第四十一章契约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