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受到惊吓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四十七章受到惊吓

第二日一早我就赶紧起来了,吃了早饭,将行李收拾好,在柜台结完账,就带着阿美继续赶路了。 “这鬼天气,早上出来时还是艳阳高照,怎的到了下午就阴沉沉下起雨了。”我望着天抱怨到。 谁知道雨没一点停下的意思, 反而还越下越大,不行得赶快找个避雨的地方才行,不然不被雨淋死也会被冻死啊。 用鞭子往阿美屁股上一抽,“赶紧快点,要不咱俩都成落汤鸡了。” 阿美一听,撒开腿跑起来,像是真怕了一样。 可这荒郊野岭的半个人家也没有,真是天要绝我啊,有时候就是这样,某样东西你不用的时候,它天天在你面前晃,等你用时把房子掀了未必找的到呀,好比现在,我怎么也遇不到一块躲雨的地方。 真是我怎么不想着买个斗笠或是把伞呢,看把自己淋的浑身瑟瑟,赶上冷水淋浴了,用手在脸上摸一把,向前望去。 呀!猜我发现了什么,一个破庙呢,真是里柳暗花明又一村。 拍拍阿美的头,“阿美快看我们今晚不用淋死在雨里了。” “嗯啊~” 进了庙才发现,这是个土地庙,走过去朝台上的土地公拜了拜,“土地公公,小女子和毛驴阿美今晚要在您的庙里叨扰一夜了,还望您海涵。” 毕竟在人家地盘,在要有礼貌,在地上捡些稻草,铺的厚厚的,在上面搭块布,又在门口捡些没被雨水淋湿的柴禾,打算生个火来烤烤,哎呀真是太冷了。 将湿衣服换下,刚把外套穿好,就听见外面有马蹄声过来。 不出所料,门啪的一声就被人从外踹开了,从外面进来三个男女,恶狠狠的盯着我,心顿时一颤,阿美也害怕的赶紧从地上站起来,往我身边凑。 可是当他们看清我的模样时,倒是一愣,其中一个像是他们的头的蒙着一层面纱的女子,开口问道:“姑娘别害怕,我们几个是找人的,请问姑娘可曾遇到一个身着黑衣,左腹带伤的男子?” “没有啊”我赶紧回答,唯恐他们难为我,不是咱胆小,毕竟这几人长得太过凶神恶煞些了。 一个留着络腮胡的虬髯客;一个一只眼睛戴着眼罩,不知眼睛是不是受伤了;其余几人倒是人五人六的,那带头的女子虽然看着和气,但绝对不像看着那么简单了。 听我这么回答,她好似不信,又问了问,“姑娘再好生想想,这人心狠手辣,以免他再伤及无辜,姑娘若是遇到请立刻告知。” 我还是摇头。 其他几人听了,开始和那个带头的女人攀谈起来,无意间听他们说什么璃王。难道他们是云国璃王的手下?奇怪那璃王不在云国好好待着,跑到梁国做什么? 有人刺杀他,真是活该,传闻云国这位璃王最是喜欢鱼肉百姓,而且荒淫无度,可云国皇帝却是对他宠爱有加,原因只有一个,他母家实力大,若是这璃王以后做了皇帝,云国百姓还不得被折磨死啊。 真不知道云延文这么翩翩若仙的公子,怎会有此令人作呕的哥哥,真是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啊。 我还是赶快将他们打发走吧,“真没有,你想想与这么大,我怎么可能看见什么你说的黑衣人,再说天这么黑,看也不见得,外面这么冷,他还受着伤, 说不定这人已经在哪里死了也说不定。” 其他人一听我这么说,倒也觉得有理,那个虬髯客便对那大姐说道:“大姐这姑娘说的也不无道理,再说外面雨下那么大,追踪的线索一点没有,况且”只见他凑近那个大姐说了什么,那大姐也赞眉深思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  我松了口气,终于要走了,谁知正当我高兴之时,那一只眼居然拔刀向我看来。 惊得我“啊~”的乱叫起来。 “韦都,你干嘛”那位大姐赶紧站在我面前拦住他的刀。 “大姐,你让开,这女子留不得,若是被别人知道我们主子来了这里,会坏了主子大事” “她一个山村女孩怎么会知道,况且我们并没提主子,这是别人的地盘,杀了她你不怕有人追究?” 那叫卫都的独眼龙听后也只得放下大刀,只是看着我道:“希望姑娘将今日之事不要告诉他人,以免惹祸上身。” “嗯嗯嗯,我今晚什么人也没见到。” 我立马点头。 他认真的看我一眼。 那大姐也对其余几人说道:“既然刺客已死,我们就回去复命吧。” 唉!终于将他们打发走了, 他们一出破庙我就摊坐在地上,唯恐他们有折回来。 不过这璃王不再云国好好待着,跑到我们梁国做什么呢? 搓搓已经冻得发紫的手,真是要冻死了,将阿美身上的行李取下来,在包袱里找出火折子,升起火来。 又把湿衣服用树枝挂起来晾着,从包袱里掏出两个馒头,啃起来。 阿美也走过来,挨着我趴着,将另一个馒头递给它,它闻了闻,张口就啃走半个。 我摸摸它的头说道:“我的小阿美就是贴心,知道我冷,所以挨着我给我取暖。” “嗯啊~”  在火旁和阿美不停说着话,原谅我,毕竟还没有这么在外过过夜,心里面多多少少是有些害怕的,何况外面还不知道有没有那几人说的刺客呢。 想着想着只听“吱咛~~”门被从外面轻轻的推开了。 我和阿美立刻抬头望着门的方向,大气不敢出一下,难不成那几人又折回来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刚送走,又回来,到底叫不叫人活了,我可怜的小心脏呦。 只见一个身着黑衣蒙着头面浑身湿透的男子,一只手提着把剑,慢慢吞吞从外面进来,走的门槛时被门槛拌的踉跄一下,好不容易才站稳。 惊的我下巴都要掉了,大哥啊这个出场不怎么帅啊。看他向这边走来,我手紧张的抓着裙边,硬着头皮看他。谁知道他刚走到我面前,身子就直刷刷的倒下了,只听“咚”的一声扬起我面前一片尘。 呛得我直咳嗽,硬是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立马站起来向那黑衣人看去,黑衣男子?那不成这就是他们说的刺客啊,将他翻过来仰面躺着,果然发现他的左腹部有血渗出,更加确定此人便是那名刺杀璃王的刺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