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救个刺客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四十八章救个刺客

敢刺杀璃王!小子,姐敬你是条汉子,所以决定救你了。  朝阿美摆摆手,让它继续睡觉。 把他手里的剑仍在一旁,三下五除二将这小子上衣给扒下来,使劲将他拖到我的睡铺上,就这两部,已经将我累的满头大汗了。 说实话这小子皮肤倒是不白,属于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蜂腰猿臂,轻轻抚上他充满六块腹肌腰部,检查他的伤口。他的身上也遍布着一些可怕的伤疤,估计以前没少受伤。手刚碰到伤口就疼的他直皱眉。发现他眼睛微微张开,可还是处于迷离状态,也顾不了太多,先止血。 狠狠心用手朝伤口按按,确定没有伤到脏器,从包袱里取出金创药和缝合针线,开始为他疗伤,由于卫生条件太差,我不能确定他是否会受到感染,这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翻出自己的干净内衬,没有绷带,只好用这个了。将内衬撕成一段段的布条,为他将伤口包扎好,取出些自己配的清热解毒药丸喂给他,这才算是完事了。 忙完了这些,我已经摊到在一旁了。 幸好这小子是昏迷着,不然肯定疼的要死了。 休息一会儿将他的湿衣服用树枝挂起来,放在火边烤着,为他盖上我的小薄被,这小子估计今晚会发烧,看来我还不能睡呢。 抬头一看才发现,我还没把这小子的蒙脸巾给取下来,不过单看这小子眼睛的话,睫毛倒是长而卷啊,一对剑眉斜斜飞入鬓角直插进有些泛着墨绿的发中,他头发泛绿这说明他不是中原之人。 小心的将他的面巾取下,我倒抽口气 ,他的脸和身上一样,属于小麦色,高 高 的鼻梁,略薄的嘴唇,脸型属于男性特有的有棱有角的瓜子脸,这和我见过的男子是大有不同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特有的特征。  在他不远处,用稻草重新堆个床铺,盖着披风睡下了。 睡梦中突然听到一些奇怪的响声,惊得我赶紧抬头,环视一周才发现,那奇怪的声响来自于这个黑小子。 他睡的极不安稳,脸上还泛着红潮。 赶紧翻身起来到他身边,将手抚上他的额头,暗叫不好,额头如此之烫,真是疏忽了。 可这荒山野岭要我怎么找药材啊,更何况外面还下着雨呢。  只能用水帮他降温了,将他的头巾和面巾用水壶里的水浸湿,一个搭在他额头上,一个给他擦着身子,让水蒸发,带走热量。 就这样不停地给他擦拭着,不多时身上的温度有点下降了。可还是处于发烧状态。 “水,水,我要水”他突然咦语起来。 我高兴坏了,“你要喝水,好好马上喂给你。” 可是拿起水壶方才发现,里面的水已经被用完了,真是糟糕。 用手轻轻拍拍他的头安慰道:“你等下。” 然后赶紧朝外跑去,打开破庙的门,外面的寒气瞬间沁透全身,冷的我打个冷颤。顾不了许多,站在房檐边,举起水壶,接着房檐流下来的雨水。这古代空气好,说大概不脏吧。 接了有小半壶水,立刻返回去,轻轻抬起他的头,让他靠坐在我身上,把水壶递到他嘴边说:“来,喝吧。” 虽然他闭着眼,可还是张开嘴巴喝起来。 将去热的药丸又喂给他两颗,直到他停下不喝了,我才将水壶放下,又摸了摸额头,已经不是太烫了。  把他放躺下,重新盖好被子,我才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看看外面的天,还是很黑,躺下来接着睡觉,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许是太累了,也就慢慢睡着了。 谁的正香时,忽然觉得眼前白白的,睁眼一看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外面这么亮,估计是出太阳了。 觉得旁边有些异动,回头一看原来是黑小子醒来了。只见他勉强的睁开双眼,慢慢坐起,睡眼懵耸的环视着周围。 我赶紧翻身做起,走过去蹲在他身边问道:“你醒了?有没有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  谁知他立马一个翻身,从地上捡起他那把仍在一旁的剑,将剑头指向了我,眼神 深邃而明亮,却淡漠得让人生寒。 “喂,喂,你要干嘛?”我紧张的问他。 他声音冰冷警惕的问道:“说,你是何人?” 声音冰凉,仿佛没有温度。 这时我方发现,他的瞳孔不似我们的是黑色的,而是泛着紫色的。可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竟然用剑指着我,指着他的救命恩人,我! 阿美“嗯啊~”的叫起来。 不觉负气,瞪着他冷哼道:“哼!什么人?你的救命恩人,怎么,用剑指着我是要杀了你的救命恩人吗?” 原以为自己救了一个热心青年,没想到他居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真他妈瞎了我这二十四克的钛合金狗眼啊! 听我说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有些怀疑的问:“是你救了我。” 我差点吐血,“怎么?不是我难不成是我家阿美?”我指着阿美问他。 他看看阿美,又看看我,果断排除不可能是阿美救的,于是将剑放下,面无表情的对我说:“刚才多有得罪,望姑娘见谅。” 我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亏我昨晚能照顾你一晚上呢,觉都没怎么睡,你倒好,一醒来就拿剑指着我。” 他被我说的只得低着头不敢看我,一个劲的向我道歉:“姑娘真是抱歉,我以为你是…”  “你以为我是璃王的人?”没等他说完我便抢答道:“我怎么会是那个混蛋的人。我可是个救死扶伤,美丽无敌的可爱小医女啊。” 他一听满眼惊奇的问道:“姑娘懂医?” “那是自然”我得意的说:“要不我,你现在怎么会没事?告诉你幸亏你遇到了我,不然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小鬼面前受折磨呢。” 说完也不看他,径直去收拾行李。阿美看他已经对我没恶意了,就起身往外面走去,估计是去找草吃了。将昨晚他睡的床铺,收拾一下,将上面的薄被和包袱皮一起收拾起来。他不再说话,就那么看着我忙来忙去。 我将他的衣服递给他,“快穿着吧,光着身子也不怕冻着。” 他这是方才发现自己原来,为着上衣,赶紧接过衣服,被对我往身上套。现在知道害羞了。 “告诉你,要不是听那几个捉你的人说你是刺杀璃王,我还不敢救你呢。” 他被对我问道:“姑娘也知道璃王?” 我便收拾着衣服边答道:“他那种坏的冒泡的人谁不知道,鱼肉百姓,奸*女,人人得而诛之,不知道他才怪。” 他穿好衣服正对着我,“没想到在这梁国也有人会痛恨璃王。” 我也将昨晚用树杈晾着的衣服取下来,准备叠在包袱里,正叠着时,突然摸到衣服里面装着什么,翻开一看,原来是地图啊。 心想着不会被雨水给泡花了,谁知打开一看,还真是给想对了,顿时负气的说道:“怎么连你也欺负我?”  谁知黑小子听了连忙说道:“姑娘,我不曾啊。” 感情他以为我说的是他,所以解释道:“我说的不是你,是我的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