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结伴而行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四十九章结伴而行

然后将地图展开给他看,“你看,昨晚忘了拿出来,结果被衣服浸湿了,现在看也看不成了。”说完将地图丢在一边,苦恼的说:“这下我该怎么去云国啊。” 他定定的瞧着我,突然开口问道:“你去云国干什么?” “当然是游玩喽,顺便欣赏一下云国雪景啊,怎么了吗?” “没什么,若是去云国,我道可以带你去,正好我去那里有些事要做。” “真的?太好了” 太好了,看来这人不错嘛,挺知恩图报的。 正当我高兴之时,他突然说道:“就当答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希望等你到了云国以后,就将见过我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啊?” 看出我的疑惑,他解释道:“因为在下身份特殊,唯恐给姑娘带来些许不测,所以。” 这样啊,他的身份的确特殊,刺客嘛,于是也只好答应。 看我这么配合,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朝我拱拱手说:“多谢姑娘体谅。” 我连连摆手,“没事,江湖儿女嘛,都有些难言之隐,我知道的。” 忽然想起他还有伤在身,便提出,“不如我们去镇上休息几日再走,你身上还有伤呢。” 谁知他却拒绝的说:“不可,若是镇上有璃王的人,会有麻烦的。” 说的也是,璃王此人阴险多疑,去镇上的确不是明知之举。 从包袱里取出一大块牛肉,分给他一块,“吃吧,带着伤不能饿着了。”  他也不客气,接过牛肉大口啃了起来,吃相别提多豪迈了,看来的确是饿着呢。 我也啃着牛肉提议:“那不去镇上,我们不如在这里休息几日,毕竟你有伤在身,我们也走不了。” 他听了连忙拒绝说:“不必,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还是小伤?”我惊叹。 昨晚看他身上的伤疤就知道他经常受伤,既然他说不必,该是没事,反正我是大夫,伤口也没有伤到重要部位,只要不感染,勤换药,多活动一下也是好的。再者,向他这种武功不错的人,伤口应该比常人好的更快一些,于是也就应下,反正多赶路对我绝对没坏处。  把外面吃草的阿美换回来,将行李重新绑到它身上,然后看向他,这人虽长得一张好看的脸,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凉意,绝对不似普通刺客那么简单。 呀!他该不是个冷面杀手吧。这么一想,浑身一惊,可是转念一想,既然他刺杀璃王,这说明他杀人也是分忠奸的,既然如此,我怕个什么劲啊。 又看了看他身上还是穿着昨晚的那身夜行衣,于是说道:“你看你身上还是穿着这身夜行衣,不如一会儿我们遇到农家的话,向他们买些衣服给你穿着吧。” “姑娘真是蕙质兰心” 我被他夸赞的不好意思,“哎呀别姑娘姑娘的叫了,我姓叶叫敏敏,你呢。” “原来是叶姑娘,在下流云。” “流云,好名字。” 从破庙出来,我们便一路向北走,因为流云受伤,我便让他骑阿美,可是他怎么也不愿。人家病号都不骑,你说我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去骑,那合适吗?当然不合适了,于是两个人徒步在路上走着。 没走多久,我们便发现一条小河,我这么干净的人也就提议去河边歇息一下,顺便洗个脸什么的,流云也没反对,和我一起去了。 毕竟要到十月了,温度虽不是太低,可河水也是有些凉的,在河边简单洗一下脸,将水壶灌满就坐在树根下休息了,阿美也在附近找着草吃,流云则是捡了几根柴火,该是准备生火了。 我赶忙从包包里翻出火折子递给他,他接过将火升起来,说实话,这冷天烤火最舒服了。  将包袱里的馒头拿出来,捡起一个用树枝串着,放在火边烤起来。他也学着我的样子做,不一会儿硬邦邦的馒头就被烤的外皮焦黄,散发着诱人的麦子香味,将烤好的馒头放在嘴边吹了吹,用手轻轻掰下一点,放在嘴里嚼起来,好吃。  简单休息过后,将火用水熄灭,我们又开始赶路了。 突然发现这流云倒是和以前的端木莲挺像,一样的寡言少语,但是不同的是,端木莲话少表情也少跟个木头似的,幸亏我把他教育好了。他则是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势,让人不敢和他对话。  行了一天的路,终于在太阳快落山时,发现个村庄,兴奋的赶忙往村子前进。 却被流云拦住,“叶姑娘还是自己进村吧,我一身黑衣,会惹人怀疑。” 我倒光顾着兴奋了,想了想还是自己先进村子,帮他买了衣服,在一起进去。 于是开口对他说:“不如我先进去,你在这附近休息一下。” “好” 将披风交给他,“你先披这个取暖,我很快回来。” 说完骑着阿美往村子方向奔去,本来我是想着让他穿上我的披风进去的,可是那披风花色太过女性,他那样性格的人未必也会穿,也就没提,省得大家尴尬了。 行到村子中,拍开一户人家的大门,来开门的是个年轻的妇人,她看到我先是一愣,然后疑惑的问道:“请问姑娘找谁?” “大姐,我是从这里路过的,是这样,我大哥刚才在水里为我抓鱼吃,不小心跌进水里,衣服全都湿了,不知大姐家是否有男子的衣服?我可以花银子买的。” “有有,请进” 她将我让进院子,自己到屋里去取,不多久就从屋里拿出几件半旧的衣衫来,递给我说:“这是我那相公的衣衫,哎呀不是太新,您就将就一下吧。” 我接过后连连道谢,从口袋里掏出一两银子递给她。她一看这么多银子说什么也是不接,推辞的说:“几件旧衣值不当这么多的,就是新的也不值这么多。” 看她推辞我也只好说:“要不大姐看看家里有没有吃的,我和大哥都没吃饭,剩下的银子就当饭钱吧。”  “有有,我这就给你拿去。” 她连忙往灶膛走去,不一会儿就见她端着个罐子,里面放满吃的出来,将罐子递给我说:“都是些粗茶淡饭,姑娘别嫌弃啊。” “不会,不会。”伸手接过罐子,拿着衣服开始往回赶。 来到和流云分别的地方,发现他不再这里,可是在附近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他的身影,这家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就在我急得快冒烟时,发现一个衣着奇特的人正往这边走来,定眼一看这不是披着我披风的流云嘛,看他的样子真好笑,披风过小他又长得高大,那样子着实有些滑稽。 连忙迎上去问他:“你跑哪里去了,害我担心死了。” “我到处转转,在前面发现一处空着的宅子,今晚我们刚好可以在那里歇息。” “真的?太好了。” 将手里的衣服递给他,“那我们赶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