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冰释前嫌 - 春色满园之命定之夫

第八章冰释前嫌

由于喝了酒,第二天又不用去上学(上两天,休息两天)就没起那么早,醒来时已经快到正午了,就连着将午饭一起吃了。 坐在园子的秋千上,闭上眼睛,享受这春日的午后,微风拂面,非常惬意。 感觉有人站在身后便开口道:"绿柳,快点推推我。" 迟疑一会儿,一双手便在我背上一下一下的推,我便随着蕩了起来。让我情不自禁的哼起了歌。 "Dalada. da la da. dalada. dada 清晨问候的目光 午后慵懒的想象 年轻守候的脸庞 香飘飘 装点夺目的衣裳 为了片刻发挥出不平常 独自栖息的地方 香飘飘 香飘飘。我盼望 闻到温馨自在的清香 sing. my. songs 绚烂的绽放。 肆意的的成长 香飘飘。 我盼望 空气中弥漫香香的味道 i. am. strong 浓郁的香香。为你而闪亮 香飘飘。我盼望 闻到温馨自在的清香 sing. my. songs 绚烂的绽放。 肆意的的成长 香飘飘。 我盼望 空气中弥漫香香的味道 i. am. strong 浓郁的香香。为你而闪亮 香飘飘~ 啪啪啪有人鼓着掌说道:"公主你唱的真好听" 嗯~睁眼,绿柳在前面,身边还站着目露疑惑的上官翼,那推我的,回头居然是的端木莲。 看我回头,他嘴角还噙着没有来得及收的笑。 我瞬间石化。 绿柳跑过来抱着我的胳膊问道:"公主唱的歌真好听,是绿柳从没听过的,绿柳还想听。" 我笑了笑答道:"有机会在唱给你们听。" 她欢快的跳起来,跑来身边拉着我的袖子说道:"公主最好了,我现在就告诉春晓去,她没听到,羡慕死她。" 说完松开我便跑了,到底是个孩子。 抬头看向上官翼,他也在打量我,对上我的目光便说道:"我来为公主把平安脉,公主请移步。" 点点头,便向书房走去,把完脉,他说一切正常。看他的样子这么淡定,应该不知道三姐要出嫁的是吧。我要不要告诉?毕竟自己喜欢的人要出嫁,新郎却不是他,这种打击一定很大,任谁都是受不了得。算了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可若是他又把这笔账算在我头上,那我多冤枉啊,还是决定告诉他吧。 "那个,上官翼,我三姐的事,你知道了吧。" "嗯" "那你,想开点" "......." 转脸看他,才发现他望着我欲言又止。 便探身向前问:"怎么了吗?" 他把手放在嘴边清清嗓子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唱歌了?" 大哥,现在应该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你心上人都被人抢了,你还来关心我会不会唱歌?这心事有多大啊,有的怀疑你对三姐的感情深度啦。 没得到我的回答他便自顾自的说起来。 "其实对妍公主并非是男女之情,我虽自小学医却十分向往军旅生活,妍公主每次见师父时都会给我们讲军营趣事,久而久之我便盼望她会快到来,我以为这便是爱,直到昨晚平彦告诉我妍公主要成亲时,并不是伤心反而很为她高兴。" "哦~我知道这是对偶像的崇拜之情." 他疑惑,"何为偶像?" 唉呀,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就是很崇拜,带给你能量的人." 他了然的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不知道叶莹敏若是听到他这么说,会不会死不瞑目啊,不过我还是得替她向他道歉,于是站起身,向他作了个揖。 他纳闷,"公主这是何意?" "向你道歉啊,以前不是总挤兑你偶像嘛。" 他摇头轻笑到,"你啊" 看他笑我赶紧巴结到,摇着他的手臂,"你可不可以叫我医术啊,我是真的想学,我保证不半途而废,不胡作非为了,求你了!" 看我撒娇他宠溺的看着我,"那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别说一首,十个都行。"  "一言为定" 怎么有种上当的感觉。于是噘嘴瞪向他,"你是故意的。" 看我生气,他好看的眼里充满异样色彩,"我发现公主从上次落马后变得不一样了。" 哎呀,你终于看出来了,于是问他"哪里不一样了?" 他让这位走一圈,然后站在我面前,"以前的你从不会想现在这样安静,你总是很吵,喜欢自我为中心,对身边的人也总是呼来喝去,现在你会关心别人,对身边人也多了些耐心。" 如果他知道,他口中以前的那个我已经死了,会是什么感受,"那你喜欢现在的我,还是以前的我?" 他立马回答"当然是现在的" 许是发现自己的失态,顿时尴尬的清清嗓子。"其实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改变了,真的是你昏迷后遇到的老神仙?" 我背对他望向窗外,"嗯,我昏迷不醒时的确梦到一位老神仙,我带我领略了世间百态,人间疾苦,告诉我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不分高低贵贱,还教会我唱歌和一些跟你们不一样的医术."  "不一样的医术?"一听我说医术他又绕道我身前,两眼放光,"有何不一样?" 我瞥他一眼继续道"怎么说呢?哎呀反正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楚的,要有个病人在就好举例了。" 他有些失望,"你明天无课不如跟我到大药庐去,那里病人多怎样。" "嗯,这个办法好。"我拍手赞成。 "说好了,明天我来接你,你先休息,我就回去了。" "嗯"

下一篇   第九章一起吃饭